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顽贼 > 第六十二章 甘甜气味

第六十二章 甘甜气味(第1/2页)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王庄堡北院,只有堡墙上两名守军。

    他们还没反应过来巨响从何而来,就被边军用弓箭射得躲在内侧矮墙下。

    其中一人弓着身子想去报信,被高显一箭射翻。

    另一人把弓箭丢下来,高喊着投降了。

    随后,他们自两扇院门、两侧堡墙同时攻向南院。

    刘承宗没有参与这场简单的战斗。

    他失去战斗的能力,在王庄堡的深宅大院里来回奔跑,像一头屁股被扎伤的蛮牛。

    快乐棒爆炸的声音在封闭地窖里加倍扩散,震得他双耳生疼、脑瓜子嗡嗡响。

    这种影响很久才逐渐消退。

    可在它和口鼻间硝烟气味消退之后,取而代之的是一种四处弥漫、奇异的甘甜香味。

    刘承宗觉得身体被震坏了。

    这让他担心,以至疯狂地想要逃离这种味道的范围,证明自己没有受伤。

    可这味道到处都是,而且越来越浓。

    高显提刀跑来:“狮子,你在后宅干嘛,到处找不到你,闻没闻见香味?”

    “坏了。”

    刘承宗弄不懂这是什么原理,太神奇了:“你鼻子也被炸坏了。”

    高显并未理会气味对自己的影响,他说仗打完了。

    守军本事不错,装备上差了点,但吃过很长时间饱饭,而且受到良好的训练,打伤他们几个人。

    王庄管事也有很强的战斗意志。

    被刘承祖一箭射在心口,弥留之际还警告守军总旗,他死了也要战斗到底,丢了王庄所有人都活不了。

    正是这句话,给人带来压力太大。

    管事还没断气,守军总旗就投降了,还顺便一刀抹了他的脖子,纳上投名状。

    管事的都死了,他们就算守住堡子也是个死,不如当贼晚点死。

    曹耀和外边两股贼首谈妥,堡里东西,要给他们留四成。

    刘承宗一听就皱起眉来:“曹大哥还在堡外?”

    高显说得理所应当:“对啊,堡下头呢。”

    刘承宗不再理他,也不再纠结鼻子的问题,一溜烟跑到堡上。

    二话不说叫人抛下根绳子,张弓搭箭朝下喝道:“谁动射死谁!”

    曹耀在下头正和人说话,见状立即会意,返身拽着绳子往上爬。

    三两下,就从高墙上翻身跳下。

    他捂着被摔疼的屁股,抬手在周遭指了一圈,满面苦恼:“哎哟,你们啊,我咋说你们,就不知道先让我上来!

    我在下边能跟他们谈出来个啥?”

    他在下面就像个人质,身家性命捏在人家手里,又不是个合纵连横的人才,谈不出什么好条件。

    一上来,曹耀可就厉害了。

    扶着射孔朝下喊:“你们两边,撤到南岸去,给你们一人一成,决不食言!”

    五六百人在下头堵着,他们很难走,不如破财免灾。

    山上还有四十多个没战斗经验的乡兵,靠他们运粮食,打起来死了人、运到一半被追击,打输打赢都是赔。

    运走粮食,是多是少都是赚。

    这就是买路钱。

    反过来也一样,虽然曹耀嗖地一下就上去了,但还能弄点钱粮,下边两伙贼人也高兴。

    三方隔着王庄堡扯皮一番,谈到最后还是这样,这才缓缓退到河岸南边。

    直到王庄堡视野范围内看不见一个贼人,这里才迎来边军们的狂欢。

    在鱼河堡的漫长饥饿之后,在黑龙山的提心吊胆之后。

    他们像一群没见过世面的乞丐,在偌大如庄园般的堡垒中奔跑。

    这里随处可见名贵装饰,稀奇古怪的器物令人们眼花缭乱。

    有人披着绸缎比甲当作披风,人群里昂首阔步。

    就算别人说那是件女装,也浑不在意,只要是块布,都能挡住跑光棉花的鸳鸯战袄。

    军汉们翻箱倒柜,搜罗出成堆的金银器。

    用金簪做飞镖,用银篦篦头虱,灌了一肚子酒水,甚至还脱光衣裳躺进洒满花瓣的木桶,揭下身上厚厚的垢皮。

    许多人围着中堂的桌子默不作声,所有目光和注意力都集中在桌上。

    在玉如意镇纸与精美瓷器中间,有一具带小人的水晶沙漏,晶莹剔透,细沙正慢慢向下漏着。

    等待良久,沙漏边的小木人被重量触发机关,挥动鼓槌敲在一面小钲鼓上,咚地一声,逗得军汉们哈哈大笑。

    木人儿为自己赢得满堂喝彩。

    还有人,还有边军什长田守敬,生得顶天立地,没爹娘、没老婆、没孩子,给朝廷戍边七年,同北虏见仗三次,走进这个马厩崩溃了。
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修罗武神 万相之王 十方武圣 火热的年代 大奉打更人 轮回乐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