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顽贼 > 第六十六章 官军

第六十六章 官军(第1/2页)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另一份记忆里,有人说能够真正团结一群好朋友的只有一具后院的尸体。

    那个已经死掉的虎将,就是那具尸体。

    刘国能也是秀才,祖上代代戍边,父兄子弟、死者阵亡、生者补伍,全死长城外边了。

    家里只有他的老母亲。

    作为村里唯一一个秀才,刘国能理所应当成了百姓的头目。

    旱灾来了,就率领村民兴修水利。

    贼人来了,就打造刀枪抵御贼人。

    直到官差来了。

    刘国能聚起四个村庄的男丁,手持利器围困王庄堡,目的非常卑微。

    他只想从王田里收割出能给朝廷交税的粮食。

    如今粮食多了,刘国能反而很迷茫。

    村民都不打算再做贼了,人们寄望于明年不继续旱下去。

    认为生活总能重新回到正轨。

    可他知道回不去了。

    南嘉山一座关帝庙里,刘国能设下酒席款待三人。

    席间推杯换盏,刘国能大倒苦水:“我们给百姓家留的米粮,大概还够吃半个月,半个月后,府城左近还得乱,不知道该怎么办啊!”

    “何止府城左近,国能兄,我看你们这没练乡兵。”

    刘承宗劝说道:“练吧,把青壮编起来,以抵御贼人的名义,眼下有吃有喝,是练兵最好时机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会练兵啊,何况杨百户也没法天天过来。”

    刘国能俩手一摊,他父亲是老兵,但很早就阵亡在北疆长城外,他一直在南嘉山长大。

    家里穷,读书很难,只能搞到科举考的四书五经,凭借聪慧考取秀才,但类似兵书之类的课外书。

    没看过。

    “不会练兵,我可以找个朋友来,就如你说的,左近百姓没粮,你这就算有粮也要乱,那陕西没粮,山西河南有粮,就能置身事外了?”

    刘承宗喝了一杯酒:“大起义,势在必行!”

    “我看未必……那冒你名的虎将,聚起数百人,花了两天让自己名字传进延安府,又花了两天上了李卑的功勋簿。”

    刘国能摇头道:“何况天子圣明,很快就会看见陕北如今模样。”

    得,又是忠君爱国的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该怎么办,我告诉你,在死活面前,没有是非黑白。”

    刘承宗说:“大旱坏了陕西山西,东虏拖着辽东北直,奢崇明拽着西南四省,整个大明就靠一条运河续命,天子顾不上陕西。

    朝廷开支年年超支,少一省赋税就多一个窟窿,窟窿越来越多,收税越来越凶,国家民力已疲。”

    刘国能皱眉道:“你想造反?”

    抢掠不是造反,是迫于无奈的权宜之策。

    所以他并不认为自己造反了,而且还认为请刘承宗到家来是个错误。

    刘承宗没有明确回答这个问题,只反问道:“旱灾让陕西变成这个样子,两年了,朝廷应该免税,可他们免了么?谁逼的你去当强盗,就是朝廷。”

    刘国能无言以对,倒是另外俩人兴奋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李万庆附和道:“要不是朝廷不免税,我也不至于在山里收留二百多个逃税的。”

    杨彦昌非常认真的对刘承宗提出建议:“承宗兄,那天我看出来了,你们都是边军,但李卑确实不好对付,凭咱几个聚起千把号人打不赢他。”

    “不打怎知打过打不过!”

    李万庆可能是喝高兴了,站起身来挥手道:“虎将,你带我们造反,我李万庆给你当先锋,先杀个痛快,到时招安咱也做个将军,再不受这屌气!”

    刘承宗问道:“做将军有什么用,天下没有变化,富者钱粮堆着生锈腐烂,穷者卖妻鬻子不能维持生活。

    你浴血奋战杀了这个杀那个,就为骑在百姓头上作威福,回过头他们反了你再屠杀他们。”

    李万庆沉默了,缓缓坐下来道:“那能怎么办,咱就算把延安府夺了,也不可能守得住,再不投降招安,就为鸡子碰石头把自己碰个稀碎?”

    “说得对,守不住!”

    刘承宗转头对刘国能道:“所以才要趁现在练兵,真等造反就没机会了,到时候能跑比能打更重要,被官军堵死决战,那就是个死。”

    刘国能沉默了很久,不再争论忠君的事,问道:“那你说说你的打算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“我当然想积蓄力量等待时机。

    但世道轮不到我来说等待时机,我们都和朝廷一样,风中残烛,受不得一点风险。”

    刘承宗始终以自己的家庭做为参照物。

    他的家庭是正常情况下不会造反的那种。

    造反需要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修罗武神 万相之王 十方武圣 火热的年代 大奉打更人 轮回乐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