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顽贼 > 第六十七章 最顶级的闪避身法

第六十七章 最顶级的闪避身法(第1/2页)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哚!

    一支羽箭钉在土墙上,箭尾鸦翎还在震颤。

    本欲挥刀的军士受了惊吓,一脚踢翻刀下之人转头望来。

    他看见个持软弓之人,脚踩官靴,一身素色中衣。

    军士感到很奇怪,带着狞笑道:“穿内衣就敢出来打爷爷?”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又是一箭。

    军士捂着喉咙往后退,口中‘嗬嗬’地胡乱挥刀,想把逼近的刘承宗推开。

    可他使不上力气,很快连一斤半的腰刀都握不住。

    最后靠着墙,眼睁睁看着刘承宗把插在墙上那支箭拔了。

    他最后听见一句话,是刘承宗问他:“你是兵是贼?”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极快的三声铳响连在一起。

    铅子像割布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,那一瞬间刘承宗心里猛地突突,他觉得自己死了。

    身前火枪手端着三眼铳正冒硝烟,身后土墙密密麻麻的铅子眼。

    一瞬间隔了十七八步的俩人竟都呆定原地。

    火枪手在看刘承宗。

    刘承宗也在低头看自己,随后抬起头笑得轻蔑。

    铅子全部打偏的火枪手恼羞成怒,抡起三眼铳冲锋而来。

    刘承宗拾刀迎上,顺手把刚捡的鸦翎箭掷出。

    在其躲闪同时,上步撩刀削在腿侧。

    火枪手退,刘承宗进,上步劈刀砍在肩头。

    再上第三步,火枪手倒下了。

    刘承宗补过刀,给躲在一旁的村民打手势让他们往后走。

    这才返身拾起弓箭,自断气的卫军身上解下连刀鞘的革带,心有余悸地看了眼土墙枪眼儿。

    九颗铅丸,呈品字形打在墙上。

    标准的北方明军装填三眼铳方法。

    都不用去看铳,这样的弹道,三根铳管一定都很直,问题出在前后固定三根铳管的铁板上。

    后小前大,让三根笔直铳管合在一块扩散太厉害。

    这玩意不管瞄谁谁,目标身边的人一定死。

    最顶级的闪避身法,是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李万庆提着弓箭姗姗来迟,急道:“还闯塌天呢,就聚起二三十人,咱往里进是送死,救几个人就跑吧!”

    回过头,山坡上的村子,男女老少都在往东边山里跑,只有十几个青年在刘国能率领下朝这边来。

    这与人的胆量并无关联,寻常百姓遇上官军作乱,根本升不起抵抗之心。

    “山里就这么大点地,还他妈能跑哪儿去!”

    说话的杨彦昌,他东奔西走运气不好,没寻到个趁手兵器,到这才注意到地下墙边躺了俩人,道:“已经俩了?”

    说着,刘承宗张弓搭箭,朝十余步外院门刚走出来的卫军放去,口中道:“仨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那人应声中箭,不过箭矢似乎只是钉在罩甲上,大骂一声,肩膀一沉,把掳来的妇人扔在地上,扬刀向同伙大叫两声,迈步杀来。

    随后被李万庆射倒,他说:“虎将兄,你那弓太轻,咱俩换换?”

    “轻就轻了用!”

    刘承宗用的不是自己那张弓,受知府衙门相邀,他啥兵器都没带。

    从村里找的这张弓轻得很,轻易拉满让他恍然间像回到跟李鸿基学射箭那会。

    走出几步把中箭蜷缩呻吟的卫军腰刀踢开,刘承宗对躲回屋子惊惧不已的妇人道:“把他绑了。”

    陕北的好婆姨胆子还是大。

    害怕归害怕,却也无比听话,片刻后不光拿了绳子,还攥着剪子:“杀我当家的,让我先扎他两下!”

    正当这时,街道尽头俩卫军奔跑而来,一人持刀盾随奔走掷出短标,另一人使三眼铳,正单膝跪地朝这边对火绳。

    吓得刘承宗寒毛竖起,忙把那卫军拎起挡在身前,持刀往前顶,边叫那执绳妇人往屋子里躲。

    刘承宗不会用火器,另一份记忆虽然了解火器原理,却也不太懂这个时代的火器。

    在他眼里,这个东西已经不能用可怕来形容了。

    打得准的东西,可怕,但只要不让它瞄准你就不怕。

    打不准的东西,也可怕,但只要让它瞄准你就不怕。

    唯独这种可能打得准也可能打不准的东西,让人无从躲避。

    这就是概率,人不能跟概率做对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铅子在身侧飞过,刘承宗向前走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手上一重,身前卫军发出惊叫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第三次枪管没朝他打,反倒身前卫军猛地向后一顶,把刘承宗顶出个跟头。

    竟是另一执刀盾的卫军冲上前来,凭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修罗武神 万相之王 十方武圣 火热的年代 大奉打更人 轮回乐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