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顽贼 > 第一百零一章 兵勋【求追读啊!】

第一百零一章 兵勋【求追读啊!】(第1/3页)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打到北京去的目标远大,但实际上就是个让人不以为然的通知。

    统一思想,四个字非常容易说,但知易行难,人与人的思想难免对立。

    没有人会站出来明着反对刘承宗,但真要说这屋里有人相信,他们会打到北京去?

    刘承宗自己都不信。

    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,也只是要这个效果。

    全军上下除了曹耀,没有任何人对造反有主观能动性。

    曹耀的情况也不一样,他只是个单纯想要占山为王,不愿受现有乡约、士绅以及朝廷约束的土匪头子。

    没有改朝换代的觉悟、胆量、能力与愿望。

    刘承宗如果真相信话语有无限威能,能在朝夕之间用轻飘飘几句话,把落草只为多吃一碗饭的驿卒、军士变成积极投身造反事业的革命战士,那他就是个大傻子。

    人们无需认同他的想法,只需要知道他会朝什么样的方向前进,且没有异议,在当下就足够了。

    这些连名字都不会写的男人,已经在他的带领下看过赫连勃勃的坟墓与奔流滔滔的黄河,用双脚丈量出陕北的宽度,走过无数暴晒龟裂的田地,睡过数不清废弃的村庄。

    接下来还会见识到更多闻所未闻的风景,得到根本无从想象的阅历,经历最惨烈的厮杀看见最疯狂的复仇,也会看见天下各地的穷苦人都在等待改天换地。

    到那时候,他们会相信,会发自内心地相信,从天下各地奔涌而来的人最终会进入北京。

    也许那时候他们已经在进入北京的路上了。

    有了大方向,后面的议事简单许多。

    刘承宗说:“所以今天议事,主要说三件事,第一,定军法;第二,重编士兵;第三,定战利品分配。”

    房间里顿时议论纷纷,等声音稍小了些,

    高显点头道:“军法肯定没问题,营里不是当兵的就是驿卒铺司兵,用官军的军法就行,禁奸淫掳掠也没事,大伙都想跟你打王庄,但重编士兵,没必要吧?”

    说起来狮子营这帮人很特殊,他们是抢王庄起家的,直到现在队伍里没多说参加过抢王庄行动的人,可抢王庄的传说还在他们之间流传。

    传说中堆满整个山窖的粮食、三个首领分到数千石米粮,突破了底层士兵的想象力。

    曹耀摇头道:“战利品分配应该的,但为啥要把士兵重编?我跟我的人才刚混熟,而且军法,得放宽吧,军法还不让奸淫掳掠呢,在军队军法都约束不了,当贼反倒能约束了?没兵,咱啥都不是。”

    这话得到不少军官认同。

    魏迁儿嗤笑道:“嘁,一袋子小米撒下去,一村子婆姨你想睡谁就睡谁,能吃饱,谁有工夫琢磨老百姓那半缸小米。”

    曹耀瞪眼,魏迁儿张嘴就想骂街。

    眼看这一个老贼、一个臭嘴要在议事时吵起架来,刘承宗伸手拦在中间:“听我说几句。”

    很奇怪,刘承宗这个时候出来打圆场,俩人的模样不是互相瞪眼,给首领个面子才不计较。

    恰恰相反,俩人是互相看了一眼,转过头得意洋洋。

    就好像……都觉得刘承宗护着自己。

    “军纪松垮,可以,士兵喜欢你,但不敬畏你,如今世道,招兵容易,没准时局有变,夹裹几万饥民也不是不可能。

    到时候,你们手下的兵会是队长甚至哨长,等你们当营将,想接手个什么样的营?兵会学你们的……还有奸淫掳掠的问题,你们要权衡利弊啊。”

    “真以为民心、义军,就是说着玩的?”刘承宗伸出两只手:“世人有贫富之分,贫多富少,我等想活,只有三条路。”

    他清清嗓子:“要么抢百姓,他们多,足够我们活着;要么抢富家官府,他们富,够我们活的很好;还有既抢百姓又抢富家官府,两头得罪。”

    曹耀摇头,他觉得刘承宗想简单了。

    每个人都有心里的道德观,随后摊手道:“官仓粮铺、驿站豪家,都有数,一个县就那十几个、几十个,不给自己留后路,抢光了该如何?”

    刘承宗能感觉到,曹耀是好意,担心到时他好不容易积攒起来的威望受损,军心散了。

    而且确实说的有道理,富家官仓早晚也会被抢光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曹兄的意思,但我还是决定先定军法,别的可以改,唯独这条不能改,这不单要求军士,更是要求我。”

    刘承宗笑了,再度看向室内每个人,道:“我知道,当兵的有吃的都很好,没吃的就去打家劫舍,是人之常情……你们也知道我,领兵打仗还真不敢说多在行,但大事上听我的,没叫弟兄们吃过亏。”

    曹耀无可奈何,见没劝住也不坚持,点点头道:“你要这么说,那我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修罗武神 万相之王 十方武圣 火热的年代 大奉打更人 轮回乐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