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顽贼 > 第一百零二章 设计

第一百零二章 设计(第1/3页)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崖头山。

    宽阔晒场被军士们围出圈子。

    正中间,刘承宗顶盔掼甲,拄丈八长枪而立,抬手顶顶头盔眉庇,皱眉看向天上太阳。

    分明已经入秋,晌午的太阳还是又烈又毒,能把远处山地蒸出虚影,闷得人透不过气。

    他转了手腕,五米多的长枪放下,前手把住枪杆、后手在腰间攥住粗大枪尾,一跺脚,硬板地被踩得砰砰响,道:“再来!”

    在他对面,是右哨一名从前铺司兵出身的步兵,不会使大枪,握住七尺缨枪,点头道:“将军,得罪了!”

    铛!

    场边坐在地上的曹耀肩靠鸟铳,抬手用铁勺在陶土坛子上轻敲一声。

    两人缓进,两枪相交。

    铺司兵猛然挥枪格开长枪,试图随后突入,不过力道差些,没能把长枪砸开。

    刘承宗退后半步,后手前推同时上步,枪头轻点在铺司兵胸口护心镜上,退后收枪,重新将长枪拄在身侧。

    曹耀道:“左哨步卒杜良才,兵勋八等!”

    骡子营第一次定兵勋,程序并不严谨。

    步兵,只要能用矛、镗把、钩镰枪、腰刀这些寻常兵器,跟刘承宗打个有来有回,攻防五个回合,连打两场,就是兵勋五等。

    不过攻防五个回合还互相摸不到的几率很小,基本上能分出胜负。

    赢了是四等、输了是六等。

    眼下他身后,就站着俩兵勋四等的士兵。

    打过这场,刘承宗把头盔摘下递给其中一人,边解甲边道:“太热了,你们兄弟替我各打十场,打完咱就歇。”

    这话搁在别处,大热天,披全重甲一场两局,十场能把人累虚脱。

    不过在今天的崖头山,倒是稀松平常。

    人们的兵器技艺有高有低,但吃饱饭的日子还短,身体都没恢复到正常水平,大部分战斗都非常简单。

    刘承宗卸了铠甲,跟曹耀坐在一起:“弄点水来?”

    曹耀乐了:“有水,但饮水不洁,易得瘟病,咱的水都不干净,将军身体金贵,不能喝呀。”

    这老贼不好好说话。

    刘承宗皱眉道:“啥意思?”

    “没啥意思,有军法嘛,山下边七口井,就两口深井能打上来水,村里都没人了,我问了钱老汉,今年春天没淘井。”

    说着,曹耀挤挤眼睛:“打上来都是脏水,得烧,从延水关带来的煤用完了,我已经让人去拾柴火,估计到晚上才有水喝。”

    刘承宗明白了,曹耀在恶心他。

    果然,这老贼边摇头边发出‘啧啧啧’的声音:“军法已经传达下去,弟兄们都很听话,不能欺负老百姓,自然也不能扒人家房子,没柴火就去拾呗。”

    曹耀是一脸的无赖相,笑道:“那魏迁儿不是觉得没啥,他是没带过兵,我让他带人拾柴火了,将军你就看好了,明明扒俩院子就有,却要大太阳地下捡柴火,看他的马队有没有怨气。”

    “曹管队,这就不好了。”

    一旁坐着的高显道:“马队有怨气,对咱也没好处啊。”

    “怎么叫不好,你高老三有别的办法?这事总要有人做吧,不让他去,好,你右哨去拾柴火,要么你劝劝去打探消息的瓤子,让左哨去,反正我炮哨的兵不去。”

    高显抬手: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曹耀看差不多了,站起身把勺子朝高显丢过去,嗤笑一声:“嘁,你就站着说话不腰疼,真让你去你也不去,我这是给营将谏言呢,没你高老三的事,歇着别说话。”

    他示意刘承宗到一边来,二人挑了个没人的院子走进去,俩人靠墙根坐下,他才道:“不是我摆老资历,大事上听你的,没让弟兄们吃过亏,我也清楚自家能耐,当个山大王还行,但自己干不来大事,我觉得你能干大事,所以你往哪指我往哪打,不过听哥哥句劝。”

    曹耀对刘承宗小声道:“万历四十七年,哥哥就是管队了,带兵可不光打仗,军法是约束士兵为己用,不能死板背条例。你将心比心,明明拆个屋子就能烧上水,却让人顶着太阳拾柴火,军士能服气?”

    非常有道理。

    刘承宗缓缓点头,这事换了他,心里也不舒服。

    见他点头,曹耀很高兴,感慨道:“你们一家子是真有意思,你大耿直正派,你哥刚毅勇猛,都死板的听不进劝,你能听进去可太好了,你哥那人哪都好,就是不懂变通,明明是个队长,对兵书里的要求比将军还信,他教出来你做这些决定,我一点儿都不奇怪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你哥不一样。带兵啊,头目就是个老妈子,平时把兵伺候舒服,战时兵就能让我舒服,就算打败仗,他们也会记得护着我跑,因为天底下再没有人能像我这样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修罗武神 万相之王 十方武圣 火热的年代 大奉打更人 轮回乐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