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

字:
关灯 护眼
笔趣阁 > 顽贼 > 第一百一十一章 自制火器

第一百一十一章 自制火器(第1/3页)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    承运回了钻天峁,没过几日,差人送来四杆铳。

    火铳鸟铳,不是新鲜物件儿。

    在延水关,他们缴获了不少火器,单眼的三眼的,单兵或双人操作的小炮,还有要装在骡车驮运的中型炮都有,很多都扔在那。

    没办法拿,整个骡子营,能熟练操作火器的士兵不多,提上三眼铳当棒槌用还不如弓箭腰刀得心应手。

    小型炮他们带了不少,曹耀的营属炮哨不过百人,能用骡子驮的小炮足足携带十五门。

    还有三位用骡子牵引的三百斤车载佛朗机。

    承运送来这两杆鸟铳、两只双管手铳,却很新鲜。

    因为这是刘家庄自制火器,出自蔡钟磐妻弟从三原带来的鸟铳匠何信之手。

    “做工好的很,比延水关那些东西强多了,不比山西匠造差。”

    大王山的晒场上,曹耀端详着火枪,用鼻子在木铳床上嗅了嗅,咧嘴笑道:“他奶奶的,新制铳床,老子上次闻这味儿,还是万历四十六年在京营!”

    听他这么说,刘承宗松了口气,他不懂火器。

    但曹耀是操持火器的行家,眼光也尤其刁钻,在延水关丢弃不少火器就有他的主意。

    所以只要这老贼说没问题,那刘家庄匠人造火器的本事就一定很好。

    不过他的话还是让刘承宗很疑惑,问道:“山西造刀好我知道,但山西造火器也好?”

    “哈哈!”

    曹耀闻言大笑,拍拍腰间悬挂的雁翎刀,随后又掂掂手上鸟铳:“你觉得造这些玩意儿,匠人的技艺有区别?”

    他指指不远处持缨枪对练的驿卒道:“枪头套筒,卷的;铳管也是卷的;还有这个……”

    他板着鸟铳龙头杆,扣动扳机,龙头落下:“这里头看着精巧,簧片与交股剪刀又他娘有啥异处?最难之处还是把打好的铳管钻透,要光要直,方可击远击准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天启几年,他娘的忘了,反正是在山西,赶上跟你同名的孙督师打发张道濬回老家造铳炮,张道濬你知道吧?”

    刘承宗一脸迷茫的摇头。

    “锦衣指挥,他也不重要,反正就是个山西泽州人。”曹耀说着抬起一个手指:“一年半时间,三万余两本金,你知道让山西精工匠人给辽东造了多少兵器?”

    刘承宗还是摇头。

    “具体记不清了,腰刀有七千五百口。”曹耀颇有卖弄的感觉,得意洋洋道:“三眼铳一万多杆,骡子拉的佛狼机两千多门,还有追风枪。”

    “这么多?”追风枪刘承宗倒是知道,问道:“就是抢王庄时你想做那追风枪?”

    “对,我以前有一杆,就是那会抢来的,那玩意好用啊,造好了打大子儿两百步指哪打哪,打散子五十步喷谁谁死。”

    见刘承宗闻言沉思,曹耀挑着眉毛惊喜问道:“怎么样,是不是打算让匠人做杆追风枪玩?我跟你说就凭你家匠人这技艺,做那玩意儿不在话下!”

    刘承宗摇摇头,抬头看着天上日色,又感觉这里人多嘴杂,拉着曹耀走进藏粮食和灶台的山洞,边走边道:“我打算弄个兵工厂,嗯……就是军器局。”

    曹耀被他神秘兮兮的态度吓住,跟着往洞里走,闻言皱眉道:“弄呗,这么小心干啥,说个这个,是怕谁听见还是咋的?”

    刘承宗转头露出像看傻子般的眼神,理所应当道:“当然怕人听见了,你想,官军来了咱就走,匠人能带走,难不成你还能给铁窑栓俩环背走?”

    曹耀点头,其实心中不以为然,带着人就行了,钢铁在哪不能抢,铁窑也好造,当然最根本的原因是他压根不看好设置军器局。

    之所以附和,完全是出于对刘承宗的信任。

    而且这次回延安府,刘家人所作所为、所制舆图他前两天也看了,确实不一般。

    辅政官员出身的杨鼎瑞、县衙主官州府税官出身的刘向禹,再加上知兵的刘承祖,这帮专业人才折腾起造反的事儿……流窜三省做贼的曹耀还真觉得自己得靠边站。

    人贵在自知。

    曹耀自认做个盗贼巨寇、逃命苟活,他算专业。

    但在州府范围,抽朝廷的龙筋,这活儿他确实干不来。

    他们思考问题完全没在一个层面上。

    “大事还得你拿主意,我这赶鸭子上架的狗头军师,也就能凭经验给你查个漏补个缺。”

    曹耀提醒道:“反正我觉得呀,手上这点匠人,就算在山里藏住了,一年做四十杆,做到崇祯二十七年也才一千杆铳,咱俩坟头大树都参天了。”

    至于提升匠人数目把生产力提上去的事,曹耀压根没提,因为没必要提。

    就不说老师傅带学徒有多难,单打铁用火、水、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内容有问题?点击>>>邮件反馈
热门推荐
修罗武神 万相之王 十方武圣 火热的年代 大奉打更人 轮回乐园